慵懶的雙魚

關於部落格
這是一個步調慵懶的地方
  • 17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希臘第一天

在曼谷機場前往轉機C2區,輸送帶上自拍像。背後兩個穿制服的,頗像警察。此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,等待凌晨零時五十五分的飛機。 在等候轉機的兩個小時中,看到略帶凶狠的神像,仍是忍不住照相留戀。 機場中,明亮的燈光,讓睡眠缺乏的我,眼睛略帶刺痛,但是蠢蠢欲動的心,仍是戰勝渴睡的慾望,將這僅僅轉機的兩個小時,亦能留下一些回憶。 身後的班機時刻表,搶走我的風采,簡單的黑白色彩,卻提醒人們她的國際性。 忍不住上前詢問是否能和她們合照,她們爽快的答應。但是拍完後觀看相機上的成果,竟然只是「嗯嗯」兩聲,就走了(綠色那一位)。挖里咧!情緒前後差別真大。不過這種爽直的表現是不出我意料之外的,因為在未和她們合照之前,這幾位姑娘可是大喇喇地把雙腳放在方向盤上,大聲唱歌呢! 機場內若行李過多,可搭乘小車前往最近登機入口接受檢查。 看到這五花八門的飛機標誌,真令人頭昏眼花。 穆斯林祈禱室指示牌,沒想到曼谷機場服務真周到,祈禱室內男女,或睡或臥,當下我也真想進入躺下啊! 候機過程中,可愛的小男孩 等候轉機時,有的聊天打發時間,但是凌晨的班機,也考驗人的體力。 從機窗望出去,雅典清晨破曉,天際從深黑的地面,漸次往上的橘紅、亮白再到深藍,隨著時間的遞進而到淺藍。心情也由睡不安穩的煩躁到雀躍不已。(身旁坐著一位男子,身上體溫超高,再加上當天機艙內溫度調的較高,所以空中小姐發的毯子,反而增加了熱度。頭一次坐飛機還會流汗,老天啊!想要考驗我對雅典的耐熱程度也不需要從飛機上就開始吧!) 圖中亮點是機翼的燈 清晨的陽光也把海面上的島嶼身影照現出來。 已經能清楚看見地面景物,要降落了喔! 新奧林匹亞運動場(老實說,不是選手的我,並不是粉有感情) 早上的逆光照,人呈現漆黑一片(站在石椅上拍照,總算亮一點) 樓層上的反光引起我的注意,原來柱體上半圓形的東西是煙囪 為了紀念在雅典奧運得獎的跑步選手而製作的雕像 遠眺帕德嫩神殿 看得出神殿至今仍在復原中 要開始進入多利克式建築,柱子呈現上細下粗,柱體略為向外凸出。由神殿柱子延伸出去,會在27公里外交會成一點。 阿迪庫斯劇場的城牆 古蹟的維護的確不簡單 希臘的慵懶,就連狗也不例外,人群來來往往,照睡不誤。 438BC的帕德嫩神殿,祀奉雅典那女神(修復用的石頭本來是白色,但隨時間一久,就自然呈現黃色的啦。這一張把上細下粗的柱子特色呈現更明顯。) 雅典市區照 阿迪庫斯劇場,共有三層結構,表演者站在中央,以尋常的聊天聲量,不管你坐在哪一個位子,你都可以清楚聽到表演者的內容。 帕德嫩神殿後方 依瑞克提翁神殿上的少女列柱(頭上頂著花籃,這柱子樣式乃是愛奧尼克式的變形,原本是柱頭兩側都有像山羊角般的雲狀捲渦) 依瑞克提翁神殿,可以看到標準的愛奧尼克式的柱頭兩側,都有像山羊角般的雲狀捲渦。 衛城的入口,擁有巨大廊柱的山門 舊奧林匹亞運動場,現在奧運聖火點燃之後,會先擺在這裡七天,之後再去繞全世界。 憲法廣場正面有多利克式的建築,此地是希臘最高民意機構(等著整點衛兵交接的重頭戲) 衛兵身穿迷你裙、緊身褲,腳踩絨球鞋子。不想和他合照都難。 廣場上的鴿子,絲毫不怕人,只要你手上有飼料,手就是停鴿坪。 午餐時間到了。西餐上菜,第一盤一定都是沙拉。麵包上的塗醬是以優格拌上酸黃瓜,番茄、青椒、紅洋蔥、橄欖、節瓜,淋上橄欖油,另外加上外皮香脆的炸馬鈴薯條。 炸節瓜,瓜肉軟嫩香甜,外圍略帶酥脆 酸味極濃的優格淋上蜂蜜,酸甜滋味盈滿整個口腔,後味就有一股濃郁的奶味衝上。 海神廟(頂著不輸夏日正午大太陽,希臘人此時都在補眠) 海神廟中的寶貝(像不像蛤仔,仔細看連貝肉都有) 海神廟景(此時遊客稀少,大多數都跑到下面的咖啡廳用餐或是躲太陽,只有我們像瘋子一樣,頂著炙熱的陽光,就為了拍照) 天可憐見吾與小雀二人,受驕陽荼毒,右方有一小樹,恰可擋去日光侵襲,又送來習習海風,頓時消去暑氣。(此時已有近一天半的時間沒好好睡覺了,整個臉腫到不行,雙下巴都變成三下巴) 躺在樹下的石頭上,隨意亂拍,也有不規則的美。 海神廟下的咖啡店,服務生用刀以及湯匙位顧客剔除魚刺。 希臘咖啡,你喝完杯底還會存留一層渣渣,味道偏酸。 前往飯店路上的即景 飯店內,趁著行李未打開前,趕緊留下整齊畫面。房間不大,但是都很有特殊風味。 下午稍作休息後,便前往衛城山腳下的波拉卡區途中,看到這台摩托車,便坐上過過乾癮。 波拉卡區街巷挾窄曲折,兩旁大多是露天餐館以及手工藝品店。 路旁的遊客 路旁的阿伯很友善,上前徵求他的同意之後,便與他合照。 波拉卡區的街頭藝人 具有特色的餐廳,在在吸引我駐足。 波拉卡區街道巷弄,怎麼拍怎麼美 當地連冰淇淋都是如此色彩絢麗。 這一家PUB牆面的光由各色酒瓶後透出,令人炫目。 今天晚上用餐的餐廳(此時已經是晚上七點,天還是這麼亮) 餐廳中牆面懷舊的照片,容易讓人捲入美國七零年代的時光。 嘿嘿嘿,番茄我要吃你了,稍微黏稠的米飯中雜有蔬菜,填入番茄中,將其特有的酸甜融入飯中,旁邊再佐以幾塊馬鈴薯。 沙拉不外乎以番茄、紅洋蔥、節瓜、不知名葉菜、橄欖、又酸又鹹的起司。 主食仍是炸馬鈴薯+烤豬肉(我這一塊還算是帶有肉汁,不像其他人的肉,就像是刷上烤肉醬的豬肉乾) 彈琴的先生與服務生,仿照店內的懷舊照片而拍成黑白照,與店外的菜單剛好形成強烈的對比。 吃完飯後,走出餐廳,仍是控制不住猛按相機。街腳抽煙的阿伯,準備要開工了吧。因為希臘人下午三點吃午餐,晚上九點左右吃晚餐,吃完後就去HAPPY到晚上三四點。等我們吃完晚餐後,正好是希臘人的用餐時間。 海綿店前,手上甩忘憂珠的伯伯。 又是不一樣的街景 商店的店員只要有空一定到外面坐或是抽煙 店員與騎重機騎士「開槓」 另一家店前的超大鞋,頓時吸引同團成員的目光,競相上前與它合照。 黑白照完上癮了,只要看到不錯的店就拍。 前方十字路口,有一對情侶忘我的在街頭擁吻,絲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(但外國人似乎習以為常了)。 Hello! May I take a photo with your child. 波拉卡真的是越夜越熱鬧(晚上九點半,正是希臘人晚餐的開始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